营养健康

 

图源:摄图网

 

不少人在出现便秘、口臭等问题后,都会摄入益生菌或益生元来平衡自己的肠道菌群,例如菊粉为代表的益生元。但是却发现不同的人摄入菊粉会出现不同的效果。一项关于双歧杆菌与微生物响应关系的研究表示,双歧杆菌的增殖程度取决于人体大肠中初始双歧杆菌的数量,当初始双歧杆菌数量较少时,使用菊粉后增殖效果明显,当初始双歧杆菌的数量多时,使用菊粉后效果并不明显。

 

由于饮食干预下的肠道微生物应答存在较大的个体间差异,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研究了习惯性低膳食纤维(LDF)与高膳食纤维(HDF),观察不同膳食纤维的摄入量如何影响肠道菌群,从而对菊粉型果聚糖益生元的反应有所区别。

 

 

习惯性饮食也可能影响肠道微生物群的反应性

 

 

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身体不论是疾病还是健康都与体内的肠道内微生物密切相关。宿主基因、生命阶段、生活环境、性别、抗生素的使用等因素都不断影响着体内肠道微生物群组成,尤其是饮食在调节肠道内的微生物群落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它让肠道微生物都往有利的方向生长,保持身体的健康。

 

饮食干预不仅可以影响肠道微生物群组成,而且使得短链脂肪酸(SCFA)产生显著变化。在一项研究中,以谷物、豆类、水果和蔬菜为主的植物性饮食,或以肉类、鸡蛋和奶酪为主的动物性饮食,都会导致肠道细菌出现相对丰富度的明显变化。但是不同饮食方式对肠道微生物群产生影响不同,研究发现动物性饮食比植物性饮食对肠道微生物群的影响更大[3]。

 

由于肠道微生物对饮食干预的反应存在着个体间差异,初步研究表明,微生物多样性、基线双歧杆菌浓度和习惯性饮食等因素都与肠道微生物的适应性相关。有研究表明,基线微生物丰富度较高的参与者肠道微生物群对变化更有弹性,因此对膳食纤维摄入量的变化反应较差。还有关于基线双歧杆菌浓度与饮食干预后双歧杆菌反应变化的研究显示[4,8],与基线双歧杆菌浓度较高的个体相比,基线双歧杆菌浓度较低的个体中在饮食干预后双歧杆菌的数量增加更为明显。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许多人因为精制饮食使得膳食纤维摄入量远低于建议水平,从而也剥夺了肠道微生物群宝贵的可发酵底物,因此许多人会选择补充益生元来丰富饮食以积极调节肠道微生物群。但是研究人员发现,习惯性饮食摄入也是影响肠道微生物群的反应性的原因之一。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就针对日常膳食纤维摄入量对肠道菌群的改变,如何影响菊粉型果聚糖的生物反应进行人体研究。

 

 

BJN:日常饮食高纤维,对菊粉响应更明显

 

 

研究的筛选阶段,所有符合条件的参与者都完成了一个有效的习惯性膳食纤维摄入量调查问卷,以确定他们是低、中、还是高膳食纤维摄入量,通过新西兰推荐标准进行分组。这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交叉研究中,共纳入了34名健康受试者,分为低纤维(LDF)和高纤维(HDF)两组,其中LDF组中女性受试者要满足低于18克/天,男性低于22克/天,而HDF组女性受试者要满足高于25克/天,男性高于30克/天。

 

图示:研究流程图

 

组内分别给予菊粉型果聚糖益生元和安慰剂经历3周的干预期;3周的替代干预;以及3周的洗脱期。在研究期间,受试者依然保持日常饮食摄入量或身体活动水平,同时不会服用其他含有益生菌或益生元的食物、饮料和补充剂。

 

图示:在整个队列中安慰剂和益生元干预阶段SCFA浓度和细菌分类的变化(平均值和标准偏差)

 

结果显示,菊粉型果聚糖益生元可显著增加LDF和HDF组双歧杆菌属丰度,此外,HDF组中Faecalibacterium菌属丰度显著增加,粪球菌(P =0·010)、Dorea(P =0·043)和瘤胃球菌(P =0·032)属丰度显著降低。研究表明,相比LDF组,HDF的人肠道微生物群反应更强,因此更有可能从菊粉型果聚糖益生菌前体受益。

 

图示:低膳食纤维组和高习惯性膳食纤维组在安慰剂和益生元干预前后的平均门水平相对丰度百分比

 

 

图示:低膳食纤维组和高膳食纤维组在益生元干预后的平均属水平变化

 

人类结肠中产生的短链脂肪酸SCFA中,95%以上被驻留在肠道内的微生物群所利用,之后会与结肠细胞结合,并被吸收到宿主的系统循环中,来维持身体健康。研究进一步证实,菊粉型果聚糖益生元也同时提高了受试者体内短链脂肪酸的含量,有助于维护肠道上皮细胞完整性;改善肠道蠕动功能,促使大便快速排出;使肠道PH值下降,加强与矿物质吸收。

 

在过去,并没有专门的研究来观察习惯性膳食纤维摄入对肠道微生物以及其他益生元的影响。还有关于习惯性膳食纤维摄入对肠道菌群的能量限制、增加抗性淀粉和高全麦饮食等其他饮食干预措施的反应性影响如何,将需要在未来进行深入的研究。

 

 

保持高纤维饮食习惯,与菊粉更配奥

 

 

只有更好的了解肠道微生物群响应性个体间差异等相关因素,才能提高饮食干预的成功率,更好的让人们保持建康。人们食用菊粉是为了调节肠道微生物群,改善肠道健康,并不是所有人都效果相同。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的研究表明,在食用菊粉型果聚糖益生元时,应该考虑到人们日常的习惯性膳食纤维摄入量。

 

最重要的是,在补充菊粉时,也要选择优质的菊粉。维乐夫菊粉是一种水溶性膳食纤维,其原料是从丰宁坝上草原种植的菊苣中提取而来,提取工艺先进,无添加,纯度高,产品安全有保证。每天服用1条菊粉,可以补充身体的膳食纤维,增加大便频率,增加消化和食欲,促进正常的肠胃功能,提高机体免疫力。因此在日常要多多关注自己的饮食习惯,经常性的摄入高纤维食物,这样补充喝菊粉效果才能更好发挥。

 

参考文献:

[1]BJN:习惯性膳食纤维摄入影响肠道菌群对菊粉型果聚糖益生元的反应: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交叉、人工干预研究

[2]Habitual dietary fibre intake influences gut microbiota response to an inulin-type fructan prebiotic: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ross-over, human intervention study

[3]David LA, Maurice CF, Carmody RN, et al. (2013) Diet rapidlyand reproducibly alters the human gut microbiome. Nature505, 559–563.

[4]uohy KM, Finlay RK, Wynne AG, et al. (2001) A humanvolunteer study on the prebiotic effects of HP-inulin – faecalbacteria enumerated using fluorescent in situ hybridisation(FISH). Anaerobe 7, 113–118.

[5] Tuohy KM, Kolida S, Lustenberger AM, et al. (2001) Theprebiotic effects of biscuits containing partially hydrolysedguar gum and fructo-oligosaccharides – a human volunteerstudy. Br J Nutr 86, 341–348.

[6] de Preter V, Vanhoutte T, Huys G, et al. (2008) Baselinemicrobiota activity and initial bifidobacteria counts influenceresponses to prebiotic dosing in healthy subjects. AlimentPharmacol Ther 27, 504–513.

[7]Kolida S, Meyer D & Gibson GR (2007) A double-blindplacebo-controlled study to establish the bifidogenicdose of inulin in healthy humans. Eur J Clin Nutr 61,1189–1195.

[8]Bouhnik Y, Raskine L, Champion K, et al. (2007) Prolongedadministration of low-dose inulin stimulates the growth ofbifidobacteria in humans. Nutr Res 27, 187–193.

集团首页|健康配料|食品研究院|功能食品

©Copyright 2013 维乐夫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5922号-1